九州 【杂食】【低产】【懒癌】

#快新

这是一个快新的联文ww

序章戳http://yuleryj.lofter.com/post/1d15ca4e_8ad67e2

名字依旧没有想好,尽量不会ooc,第一章怪盗和侦探初遇(?)之后的磨合写的我很烦,难道就不能直接上肉?【够

祝食用愉快,艾特另一位煞笔写手@yuki

以下正文





第一章

   黑羽快斗至今还是觉得不可思议,因为他此刻正在他那大名鼎鼎的宿敌,平成年代的福尔摩斯,高中生侦探工藤新一家里。


    至于原因,如果可以,他也不愿相信这是真的。


    他那个败家妈妈,在拉斯维加斯的某个赌场,把他家房子,给败了出去。


    可是黑羽千影给他打视频电话的时候却一点狼狈的样子都没有,反而一副在拉斯维加斯过得很滋润的样子,嬉笑着告诉快斗他没有地方可以住了,然后说会拜托一位朋友让自己的儿子在他们家暂住,接着嘱咐快斗不要给寺井爷爷添太多麻烦,最后任性的挂断了电话。


    举着座机听筒的快斗也十分无辜,他本来只想把老妈的话当做一个无聊的小玩笑。


    然而,当他站在摆在他家门口的成堆行李前,看着拿着政府正规文件在他们家进进出出的人时,他觉得他应该看清事实。


    然后他立刻给他亲爱的妈妈打了个电话。


    “千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嘛,快斗,我前几天不是已经告诉你了嘛,有希子说她已经联系好搬家公司了,应该就快要到你那里了,有希子他们家很大的哟,你可以把那里当做自己家一样嘛,妈妈先挂了接下来有个party~~拜拜mua!”


    随着别墅钥匙一起送来的是快斗将要住下的房间的钥匙,他收拾东西的时候就在想,隔壁会不会就住着那个让他头疼的名侦探。


    结果让他非常失望,他左右的两个房间都上着锁。


    无聊的黑羽快斗在工藤家晃了一圈,瞪了一会儿那个壮观的书架,又回到了房间。可是就在他扭动自己房间门把手的前一瞬间,他鬼使神差地扭过头看着对面的房间,然后鬼使神差地走过去,毫不犹豫地扭下了这个他本不应该扭的门把手。


    他进去了。


    这是一个少年的房间,洁净的墙面,整齐没有褶皱的床单,软软的地毯,角落摆着一个足球,书柜上摆着一个棒球帽,上面写着“东京spiris” 。房间里的窗户没有关,窗帘却被好好地绑在窗边。起风了,微白透明的窗纱微微掀起一角,紧接着抖动的幅度逐渐增大。


    他似乎听到了后面传来的脚步声,微微转过身,窗纱抚上了他的侧脸。


    “所以说啊,新一……”毛利兰似乎很烦恼,一副忍受着什么的样子,激动地说着,结果她却发现新一似乎没怎么听她说话,一直看着他自己家的方向,脚步也慢了下来 。


    “喂!新……”


    小兰还没说完的话被工藤新一打断。


    “抱歉了兰!”新一一边把手举到嘴边,眯着一只眼睛,就像往常一样,做着那个他习惯做的,向人道歉的动作,“你先回家吧!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点事!!”紧接着工藤新一就拉开自家庭院的门,头也不回地走了进去。


    “真是的!”小兰更加生气了,她看着新一的背影,赌气般地将头转向新一家的反方向,同样头也不回地朝家的方向走去。


    工藤新一还没走到家门口就注意到了自家似乎有一种违和感,如果要问为什么会有这种违和感,他也只能解释说是侦探的直觉。


    所以他在靠近自家院子的时候一直在打量着它,连小兰说的话都没有认真去听。


    庭院的大门似乎在他今天早上出门之后被打开过,房门前路边的草似乎有被社么压过的痕迹……仔细一看,大门敞开了一个缝。


    老爸老妈应该还在美国……所以他家来了谁?小偷?


    于是工藤新一不顾小兰的情绪,就和小兰道了别,急急地冲进了自家门。


    玄关处多了一双运动鞋,一只直立着,另一只倒在旁边。


    小偷?有礼貌的小偷?从正门进人家家里偷东西还脱鞋的?


    新一轻手轻脚地脱掉了鞋,把书包随手放在玄关,环视了一下一楼确定没有任何可疑身影,就慢慢放缓了呼吸,轻手轻脚地朝二楼走去。


    察觉到了一丝凉风,新一敏锐地察觉到这缕风是他房间的那个方向传来的。


    然后他就看到了那个少年,微微浮动的轻纱朦朦胧胧的遮住了他的半张脸。他穿着清爽干净的白衬衫,有着和自己相似的发型和容貌 ,手臂轻倚在窗台。他的眼睛里还带着些许并不陌生,无法忽略的笑意。


    他是谁?


    黑羽快斗知道他迟早会和名侦探见面,却没有想到这个时候来得这么快。


    而且见面地点还是人家的房间……


    快斗趁新一还没有想太多的时候开口:“啊啊,我叫黑羽快斗……是……是……诶,是有希子阿姨让我过来住的,她是我妈妈的好友。”他的语气有些慌张,那是因为他希望给与他“初次”见面的名侦探一个好印象,虽说“初次”见面的地点就让他在名侦探心中的评分下降。


    工藤新一准备问出口的问题,被对方的话语全数堵回了嗓子里。


    “住?”


    “啊,没错,因为一些说来话长的原因。”


    新一点了点头,刚才的恍惚感还有些没有消退。


    “哦,我叫工藤新一,有希子是我老妈……”新一说,而后他又想到了什么,“可是你为什么待在我的房间?”


    “啊,因为……”快斗有些手忙脚乱地解释,“我想参观一下这里,然后我发现只有这个房间没上锁所以有些好奇。”很快他冷静了下来,嘴角微扬说道:“我当然认识你,高中生侦探工藤新一,昨天新闻还在放送你和怪盗基德的对决,说是你大获全胜呢。


    听到这话,新一立刻从刚才奇怪的气氛中清醒过来,回想起昨天的事,抽了一下嘴角:“那个混蛋小偷。”


    黑羽快斗弯着嘴角的弧度似乎大了一些。


    新一觉得气氛有些尴尬,他从裤包里摸出了挂坠是一个足球的手机,对快斗说:“你先随便坐吧,也随便参观,我去给我老妈打个电话。”


    快斗点了点头目送新一走出他自己的房间。


    “老妈,家里那个黑羽快斗什么情况?”


    “哦哦你说快斗酱啊,忘了和你说啦,他是你千影阿姨的儿子,千影阿姨家里出了点小问题让快斗酱在我们家暂住啦,记得和快斗酱好好相处哦拜拜新酱!”


    新一盯着已经挂断的电话,嘴角抽搐。


    他只好回到自己的房间,招待这个即将与自己相处很久的客人。


    新一回到自己房间时,黑羽快斗正乖巧地(?)坐在新一的床上。


    新一十分不习惯家里突然多了一个人,而且这个人他还是第一次(?)见 。 新一也想要打破这种尴尬气氛,于是开口道:“呃,黑羽君,你吃晚饭了么?”


    黑羽快斗摇摇头说:“没有。”


    “呃,那我去做点饭……不过我很少做饭……可能不太好吃哈哈哈……”新一尴尬地摸着自己的脑袋,“哦,对,你要不然去客厅坐着?有电视可以看……”工藤新一十分懊恼气走了毛利兰,不然他就不用这么纠结晚上该吃什么了。


    黑羽快斗突然就笑了:“噗哈哈哈名侦探你也有这么狼狈的时候啊,看你在出现在电视上报纸上的时候可是一次比一次帅气啊!”还有抓我的时候,快斗在自己心里加了一句。


    工藤新一脸上有些微红,他偏过头有些气恼地说:“那还真是对不起啊。”说罢头也不回就走下了楼。


    来到厨房的工藤新一有些发懵,看到这么多食材和厨具他有种想逃的感觉。


    而黑羽快斗坐在客厅,正准备联系他的寺井爷爷时,就听到厨房传来很不妙的声音。


    “喂名侦探,你怎么……哇!!”快斗把厨房的门开了一个小缝,探头进去准备看看厨房的情况结果看到锅里煮开的水像火山爆发一样漫了出来,“喂喂!!先把这边处理一下啊!!”


    可是工藤新一还在厨房的另一头手忙脚乱地捡起掉在水池里的食材,他扭过头慌乱地说:“你先帮我擦一下!!抹布挂在那边!!”他看见快斗把手放在上面出柜的把手上,又说道:“不是那里啦,谁家抹布放在橱柜里……”


    只听呯呯碰碰的声音响了起来。


    黑羽快斗已经被他打开门的橱柜里放的锅碗砸了一脸……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工藤新一笑出了眼泪。


    呆滞的黑羽快斗听见工藤新一的笑声一脸抽搐地扭过头看着他,冷静地看工藤新一笑了一会之后开了口:“笑什么笑啦名侦探!话说回来你真的会煮饭吗?”


    “我的话,我当然……”新一心虚地抬起头看着天花板,然后他又想起来水池里被他切成块状的黄瓜和土豆,最终放弃狡辩:“好吧,我根本不会……以前我要么在小兰家蹭饭,要么在阿笠博士家蹭饭要么买便利店便当……”


    小兰?黑羽快斗想起那个回旋踢差点击中自己头的少女,不自觉地打了个冷颤。


    新一看了一眼水池里的食材,地上的锅碗,还有几乎装满了水的里面放着半生不熟的土豆的锅,他妥协了。


    “好吧,今天的晚饭我们还是在便利店解决吧。”


    黑羽快斗躺在客房的床上,虽然都是自己熟悉的味道,墙上却没有了那张父亲的挂画,周围竟是自己不熟悉的摆设。透过房间里唯一的窗户向外望去,也不是令人熟悉的某个邻居的房间,而是陌生的街道。一想到将来要骗过名侦探的眼睛去继续他的工作,黑羽快斗自暴自弃地叹了口气然后拉起被子蒙过自己的脑袋,睡了过去。


    工藤新一躺在自己房间的床上,对面房间多了一个人的感觉令他觉得不可思议。闭上眼睛,想到在自己房间见到他时他的样子,想到他对着自己大笑的样子,想到晚餐前在厨房他狼狈的样子,心中悸动的同时,又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也许我们会在一起度过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没由来的,工藤新一这样想到,然后他也睡了过去。

 


评论(7)
热度(64)
 

© 州州州州州州州州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