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 【杂食】【低产】【懒癌】

【快新】吵架??

    01.


    直升飞机的轰鸣声响彻天空,探照灯将黑夜变得如同白昼。保存宝石的场馆内,警察无处不在。


    “距离kid的预告时间只剩下不到两分钟了!!你们都给我打起12分的精神来!!”


    场馆之外十分喧闹,到处都是支持怪盗kid的尖叫声。而场馆之内,却静的能让中森警官的声音传至每个角落。


    警察们一个个昂首挺胸,面无表情地遵守着长官的命令。


    突然,一阵脚步声响了起来。


    嗒,嗒,嗒……


    那是皮鞋踏在地板上的声音。


    “是kid!!kid来了!!!保护宝石!!!”中森警官扬手指挥着最近保护宝石的人,他们小心翼翼地退步,朝宝石靠近。


    可是虽然响起了脚步声,人们却依旧没有看到kid的人影。


    嗒,嗒,嗒……


    那脚步声忽远忽近,没办法找到准确来源,就像是凭空出现在空气中一样。


    “three”


    伴随着脚步声,kid倒计时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宝石场馆。


    “two”


    “one”


    接着是一声清脆的响指声。


    “it's show time!”


    随时最后一个音节的落下,怪盗kid的身影,伴随着大量烟雾,出现在宝石存放柜的上方。


    “抓住kid!!!!!”


    就在所有警察同时朝kid扑去时,又是一声响指。


    警察们扑了个空,他们发现,面前的白衣怪盗,化作无数白鸽,朝场馆外飞去。混乱之间,中森警官头上还落了一坨鸽子屎。


    而原本所在柜中的宝石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卡片,上书:


    已拜领宝石。


                    怪盗kid


    成群结队的白鸽出了场馆,在群众的尖叫声中,绕着高楼,盘旋而上。


    “顶楼!!顶楼!!!kid在顶楼!!”


    探照灯照向在屋顶,将kid华美的身影无限放大。


    可紧接着就是一阵激烈的机关枪响,直升机的探照灯全部碎裂,下面也一阵恐慌。


    中森警官也被这突如其来的枪声吓了一跳,却依旧井然有序地指挥现场群众避难。


    依旧现在屋顶的kid听到枪声后虽然依旧保持着poker face眼中却少了许多笑意,目光深邃了起来。


    他们果然又来了。


    微微偏过头,便看到了正在试图朝自己身上落下的红外线。


    kid迅速开始移动,与此同时,狙击枪声也闷声响了起来。


    第一枚子弹落在他的脚边。


    随即就是第二枚,第三枚。


    kid还没来得及跑到高楼边缘撑开滑翔翼,第四枚子弹过来,便在他的白色斗篷上开了个洞。


    他低咒一声转身跑向天台的门。


    身后又是几次子弹落地的声音。


    快接近门的时候,他抬腿踹开门,想都没想就闪了进去。


    然后身后一个人锢住了他的身体。


    他听到了略微急促的呼吸声和那熟悉的——


    “真是狼狈的小偷桑啊。”


    02.


    “锵锵!晨间占卜!”


    “今天是双子座的大家最糟糕的一天!!”


    “今天的你们会被危险的东西伤害!!记得远离尖锐的东西哟!!”


    中森青子坐在客厅,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钟,顿时跳了起来。


    “啊啊啊啊要迟到啦!!!”她随手爪起书包,鞋还没穿好就往门外跑。


    狂奔了一会后发现了前方正在慢悠悠朝学校走的黑羽快斗。


    她一个箭步冲上去,将书包摔在了他的头上。


    “笨蛋快斗!!!竟然不等我!!”


    黑羽快斗摸了摸无辜的头说:“我以为你又睡过头了。”


    吵闹了一会青子凑近快斗:“呐呐快斗,你是双子座吧,今天晨间占卜说今天是你最糟糕的一天哟!”


    快斗鄙夷地看了他一眼说:“你还这些东西。”


    “为什么不相信啦!占卜说你们双子座BLABLABLA……”


    03.


    工藤新一从后方抓着怪盗kid的双手,将他锢在怀里,抓着他退到角落。


    “别下楼,他们肯定认为你会往楼下跑,所以肯定会派人在楼下堵截你。”


    “毕竟谁都知道,没了翅膀的怪盗kid,就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偷罢了。”说罢,工藤新一瞥了一眼多了几个洞的滑翔翼。


    “也许是这样吧,但是名侦探,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别的对策?”kid的声音依旧潇洒自如,没有一丝苦恼的情绪埋在其中。


    工藤新一轻笑,看了一眼kid的耳麦,“我当然不知道,毕竟你还有一个同伙。”可他突然话锋一转,“可是你有对策的话,怎么不挣扎?”


    “大概是想在名侦探的怀里多待一会儿吧。”


    工藤新一轻笑松开住着在怪盗kid的双手,放松身体朝墙上靠去,挑了挑眉,“你是怎么惹上那些人的?”


    怪盗kid没有转过身来,他理了理被工藤新一抓皱的袖子,修长的手指划过帽檐。


    “This is my business,none of you business.”


    名侦探啧了一声,发现裤包里沉甸甸的。


    04.


    怪盗kid返回天台的行为让狙击手一愣,同时愣住的还有工藤新一。


    他绕到刚刚出现的后方,在子弹与地面的碰撞声中从天台一跃而下。


    工藤新一顺着窗子,发现了kid跳下的地方有一根不起眼的绳子,随即他迅速转身跑下楼,顺便把kid祖上十八代问候了一遍。


    那里是狙击手视野范围内的死角。


    他很聪明,他早就知道。


    工藤新一每下一层楼都会跑去看某个方位的玻璃是否破裂。


    最后他找到怪盗kid时,已经到了14楼。


    他看见了满地的碎玻璃,听见了惊心动魄的枪声,还有扑克牌破风的声音。


    工藤新一屏住呼吸,侧身躲在角落里。


    不远处的白衣怪盗全身上下也没有任何伤口,就像他刚刚在天台看到的那样。就算斗篷上多了几个破洞,他依旧能让妙龄少女为他神魂颠倒。他脸上挂着poker face式的标准微笑,左手从容地放在裤包之中,右手握紧了扑克枪。黑洞洞的枪口仿佛要代替kid犀利的双眸,直直地盯着对面黑衣人的领头人。


    “不是说过了吗,这块宝石不是你们要的潘多拉。”


    “哼,” 领头人口中是满满的嘲讽与讥笑,“你还真是不长记性啊怪盗kid,你迟早会走上你亲爱父亲的后路。”


    “你当然可以试试看,是你的扑克厉害还是我的子弹厉害,”领头人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臂上的伤口,黑色的衣服看不清浸没浸入鲜血,“你要知道,你的扑克,也就只有这种程度了。”


    “赶快把宝石交出来,是不是潘多拉由我们自己决定。”


    “诶——这样啊,” 怪盗kid音调上扬,“可是大叔,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子弹的。”


    “我可是有一颗银色的子弹啊。”


    05


    工藤新一向赶来的目暮警官和中森警官说明了怪盗kid从一个犯罪团伙手中保护宝石的事实并将包里的宝石上交,然后来到了楼下。


    整栋大楼都因为刚才的事件被封锁,检验师们忙进忙出地收集证据整理现场。


    暮色降临已久,街上既无车辆,也无行人,只有一些便利店还亮着灯。


    “小偷先生还不回家去睡觉?呆在这里是想被抓吗?”


    “嘛,感谢名侦探先生的帮助……”一个带着鸭舌帽的年轻人从阴影中走了出来,帽檐偏低看不到脸。


    “你也知道需要我的帮助?之前不是还说和我没关系?” 工藤新一微微挑眉,嘴角噙笑,笑中却满含嘲讽与微怒,“当然和我没关系,和我有什么关系呢,就连你呆在这也不是什么我需要……唔”


    黑羽快斗一下子就将工藤新一拽到了自己面前,用实际行动将工藤新一的话堵了回去,动作有些大,让他戴着的鸭舌帽都飞了出去。


    他一手揽着工藤新一的腰,一手托着他的后脑。


    唇齿之间,温情很多,激烈很少。他们的呼吸也都交织在一起,就像一直以来的那样。


    “至少你应该和我商量一下。”分开之后,工藤新一的呼吸有些急促。


    黑羽快斗环抱着他,额头相抵,“嗯嗯,以后不会了。”


    毕竟,他们还要在一起度过那么长的时间。


    06


    隔天黑羽快斗想起前几天青子提到的占卜的事,向名侦探吐槽占卜不准,名侦探淡淡地瞥了他一眼说:“你不是被我摸了那么多下么,怎么不准?”


    “诶诶??”


    “你不是说我是子弹么。”


    “噗”


    07


    “今天的你们会被危险的东西伤害!!记得远离尖锐的东西哟!!”


    玄关传来中森青子的关门声。


    “但是呢,有一部分的双子座会将这份危险转化成桃花运,注意安全的同时记得留意身边的人哟!”


以下废话:

主题来自于快新哲学群【擦过皮肤的子弹】

这是群里第一次一起写梗超开熏qwq每天都有粮吃的感觉真好qwq

现在还处在没脑洞光发糖的阶段……


评论(2)
热度(80)
 

© 州州州州州州州州州 | Powered by LOFTER